幸福是白开水加一点蜜糖

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致 开花de潘

    “对我来说,有一种东西是无法让出的,是绝对唯一而且非常非常重要的东西。在我心中所有的东西,都是由此物形成,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强烈并且炽烈的思想。我有自信,这种思想不会输给任何人,这个思想谁也无法取代。我就是为此而呼吸,血液为此而流动,我为此而画。在画的时候,总是无法接近这个思想而咬牙切齿。我想说的不是这种事,我的思想不是这个程度,哭泣叫喊着:‘我无法接近永远。’即使多么的慌乱,只有这个是唯一不会改变的,于是才有新的事物诞生与知道新的事情,如果你们能感到这种心情的百分之一……“*

 

       读  @开花de潘  的文字,是一种极致而独特的体验:像赤脚走在千年的冰原上,但地底又翻涌着滚烫的岩浆;像身体和灵魂同时被一把钻石的匕首细细凌迟,但刀锋划过肌肤的瞬间又温柔如情人的呢喃;像自由的风,像虚幻的彩虹,像极尽绚烂却转瞬易逝的烟花,像一场哭湿了枕头却又不愿醒来的梦。


       读她的文字很像在看蒂姆.伯顿的电影,惊悚绮丽,轻松沉重,自然而然地相互交缠,你能想象一个捧出一颗灼热心脏的阿诚么?你能感受明楼用记忆栽种出阿诚的期待与绝望么?还有明楼的伴灵白蛇长青,与阿诚的伴灵猫鼬小姐。这种天外飞仙的情节设计明明如此虚幻,读来却又觉得无比妥帖,仿佛理应如此、天经地义。        


      读她的文字总让我想起童年时捧读《安徒生童话》的时光。明明是童话,为什么读来那么悲伤?明明是化作泡沫的悲剧结尾,为什么又觉得看到了温暖的光亮?几乎她的每篇作品,不同人会有着完全不同的阅读感受,坚信HE的人觉得吃到了满口的糖,欢欣鼓舞;感觉是BE的人黯然神伤,不敢回望。而且文字里会有很多的伏笔和留白,端看你是否会是有缘人,能够揣测到她的用心,寻觅到那些宝藏。      


       有读者把她比作鬼才李贺,可能是因为她的情节总是不走寻常路、飞扬跳脱,起承转合就像乘坐过山车,把你的一颗心吊得七上八下,却永远猜不到结局;有人说她的文字令人惊艳,可能是她的行文冷静克制,从不浪费笔墨,寥寥数语便能揪住心脏、加快脉搏。而最令我震撼的,是作者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一种焦灼的渴望,一种对极致爱情的描摹与向往。

 

       极致的爱情是什么样子?

 

        是《逶迤》中阿诚历尽艰险,最终带着金色羽翼“扶摇直上九万里”,化作明楼理想伴灵的姿态,成为他真正的半身和伴侣;

       是《亭亭如盖》中一向最冷静克制的明楼,在失去阿诚之后终于放弃抵抗、对痛苦投降,给自己织就了一个不愿醒来的南柯幻境;

       是《丹心如故》中明楼得知真相后垂首落下的一滴泪,击碎一切伪装的坚强;是阿诚那颗在瓷瓶里始终蓬勃跳动的心脏,每一声心跳都念着他爱人的名字——“明楼,明楼,明楼”。

 

       糕太笔下的阿诚,生于黑暗,向往阳光,明楼就是他的世界里那颗唯一的太阳。他像希腊神话中的伊卡洛斯,奋力扇动着羽翼去拥抱太阳,哪怕最后跌落大海,也要做扑火的飞蛾,向死而生。

 

       糕太笔下的明楼,像一棵庇护着阿诚的大树,永远温柔而克制、理智而坚强。仅有的几次情绪起伏都是因为阿诚,所有的真情流露也只在二人之间。他是阿诚的爱人、兄长、可以放心依靠的脊背、能够遮风挡雨的胸膛。

 

        有人说楼诚代表了爱情最完美的摸样,满足了一切条件和想象。那么在糕太(作者昵称米糕)的笔下,我看到了楼诚之间爱情最极致的模样:她是绝对的羁绊、灵魂的交缠,是希望的火光、唯一的信仰,值得用生命供奉、以血肉滋养。


        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 

        这种极致的爱,让人颤栗,教人沉溺,几近痴狂;

        这种绝对的爱,即使是你,即使是我自己,也无法阻挡。

 

[1]  《都都逸·三千贺歌》,作者 高杉晋作

[2]  《绝爱》卷首语,作者 尾崎南


常忆初心,莫失莫忘--给简装书太太的奖品repo

微凉的晚风中,传来一缕若有似无的甜香。

他立在昏黄的路灯下,看似漫不经心地玩着手上精致的打火机,却只看着那细微的火苗在手掌中上下翻飞,并不急于点燃手中的香烟。细小的火焰时隐时灭,映出他风衣下劲瘦的身形与雕刻般精致的眉眼。

目光若有似无地一瞥,在一米开外端坐在咖啡馆窗边的挺拔身影上一略而过,迅速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在那个电光火石的瞬间,似乎看到两人试探着靠近彼此,用眼神紧拥着跳了一曲阿根廷探戈:小提琴悠扬地缭绕、骄傲地引领着变换的节奏;钢琴却以排山倒海般的气势瞬间席卷过一切,又如海潮般悄然退后,交缠往复,欲拒还迎,呼吸亲密无间、温度把凉夜点燃,攻守局势瞬息万变,进退间始终保持着一步之遥的距离,却比肢体交缠更缠绵缱绻。

看客脸红心跳,揉揉眼睛,想再看得仔细一些,却发现两人仍在原地身形未动,似乎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场仲夏夜之梦、一丝撩人的甜香引发的绮丽幻想。却没有注意那西装革履端坐着的优雅男子若无其事地垂下眼帘,却微微扬起了嘴角,那是一个猎人对猎物的宣告:

今夜,你已无处可逃。


读 @简装书走肾版   的文字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就会时不时翻涌着这样的画面。热烈、旖旎、试探、交融......像一曲探戈,一支情人之间秘密的舞蹈,一场双方自愿投入其中的爱情战争,充满了蓬勃的生命力,心跳会随着文字逐渐加快、像细密的鼓点,变得热闹而喧嚣,恨不得抱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大声宣告:真美啊,爱情!真美啊,这个世界!

如果我是马友友,就可以为她演奏一曲《自由探戈》;

如果我是莫奈,就可以为她绘制一幅阳光下的睡莲、迎风招展的万国旗帜、金黄的麦穗与谷堆;

如果我是调香师,就可以为她调配一组以她的文字命名的香氛--Pheromone。

可惜我什么都不会,连一个像样的奖品repo照片都拿不出手......


在国内代收快递和拍照的某人已经很努力了,但是这直男拍照技术我实在是无言以对,即使是用美图秀秀修饰了半天,也实在是配不上这奖品的精致和用心,无法表达我有多么感激这次抽奖时看到自己名字的惊喜和感激。

所以我只能尽力描述一下我对简装书太太文字的感受和喜爱,希望能用这一点努力作为repo,来回馈这份礼物和她的文字带给我的震撼和喜悦。太太的信息素系列文是我刚入lofter和楼诚圈的时候读到的作品,当时那种电影般的节奏和张力真是让我无比震撼。可那时候还不熟悉lofter,别说留言评论了,连红心蓝手都不知道应该在哪里点。所以这次抽奖活动真是一个特别好的机缘,让我鼓起勇气交上这份迟来的表白,也让我再一次回忆起自己喜欢上楼诚、爱上这些令人惊艳的文字的初心。

初心仍在,则风雨何惧。

今夕何夕兮
藆洲中流;
今日何日兮
得与王子同舟。(《越人歌》)

何其有幸
在亿万时光里,与才华横溢的你们相聚在这里,热爱着相同的热爱;
何其有幸
在芸芸众生中,与温暖善良的你们相聚在这里,守护着共同的信仰。

借简装书太太的抽奖礼物,把这份喜悦分享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风雨如磐的时候,请想想这些美丽的文字,想想我们爱着他们的初心。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且歌且行,莫失莫忘。

Light A Fire 点一盏心灯

You may say you are walking all by yourself
也许你觉得自己正独自前行
Have no one else
形只单影
Your life is deadly like a loaded gun
你的生活就如上膛之枪 危险致命
and you are shaking love
还有你摇摇欲坠的爱情
Don't shiver, don't give up, don't quiver
不要心悸,不要放弃,不要颤栗
You are enough you will be just fine tonight
你已如此美好,今晚一切都会安然平静

Keep your bright eyes looking up to the sky now
仰望天空吧,用你澄澈的眼睛
Chin up, be proud walk strong like a soldier
昂首挺胸,像士兵般勇敢前行
onto the battleground
踏上征途
breathe in, breathe out
放松呼吸
don't shiver, don't give up, don't quiver
不要心悸,不要颤栗,永不言弃
You are enough you will be just fine tonight
你已如此美好,今晚一切都会安然平静

Baby when it's cold outside
亲爱的宝贝,窗外正寒风凛冽
I will keep you warm, save you from the storm
但我会给你温暖,力挽狂澜
I will light a fire and the embers bright
我将为你点亮希望,燃烧至天明
will guide you through the night
指引你穿过暗夜,迎接黎明

You've been at the bottom, only surviving
也许你正处于险境,希望绝境求生
You decide who you are now
此刻由你自己决定做怎样的人
i'm with you through everything
我会和你一起应对千难万险
when it's cold outside
面对窗外寒风呼啸
I will light a fire,I will light a fire
我将为你燃起火炬,点亮光明
I will light a fire,I will light a fire
我将为你燃起火炬,点亮光明

这首歌名叫《Light a Fire 》,由Rachel Taylor演唱,深情浑厚,具有安慰人心的力量。在楼诚圈风雨如磐的暗夜里,我却一次次看到了作者的坚持,读者的坚守,这些温暖的举动和话语点亮了一盏盏心灯,薪火相传,最终汇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守护着我们共同的家园。

燃灯,是佛的名字,是敦煌绘画里美丽的脸庞,是你是我,是“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的行为准则。至于什么是大义什么是私心,如何辩是非分善恶,我相信每个成年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标准和答案。而时间,终将证明黄金与沙砾的区别。

楼诚家园,你我共同守护。爱楼诚爱大家。

且歌且行,莫失莫忘

* 我有特殊而笨拙的表白技巧......《诗一行》的同人,从静妃的视角看蔺靖,脑洞小,文笔糙,更新慢......主要作用还是用来表白 @阿不 ,表白她笔下每一个可敬可爱的角色,期待她那么长那么长的番外*^-^*

* 爱楼诚爱蔺靖,坚持用文评代替掐架,用产出守护家园,希望爱着的大家都开心起来。人在,心在,爱就在*^0^*


一、静水绕青山 芷萝望苍楠

 

我叫林静,是一个连名字都安静的人。

 

从我换上繁缛宫装的那天起,从我踏进这厚重宫墙的那一刻开始,林静这个名字就逐渐被人遗忘了,取而代之的是静嫔、静妃、静太后……我是当今大梁天子萧景琰的母亲,是他历经波折时支撑的双手和休憩的港湾,是大家口口相传的贤良淑德的典范,是这个金雕玉砌的鸟笼中一只世人皆知却无人能懂的无名鸟。

 

今夜大雪纷飞,天地间一片安静的素白,是一个适合告别的日子。我用尽最后的气力,拍拍景琰依依不舍的手、笑着看过环伺在床边满眼悲戚的一张张熟悉的脸:庭生、雪珠、高湛、红钗……上天垂怜,让我亲眼看到赤焰冤案昭雪、大梁国富民强、庭生长大娶妻建功立业……除了在我最牵挂的景琰身边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这一生,我已经了无遗憾。

 

“静太后,时辰不早了,咱们这就上路吧。”鬼差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手虚虚一指,眼前便凭空出现了一条路,两边开着灿烂的红花、如火如荼。

 

“有劳了。”我微微点头致意,向前迈步行去。身后有悲戚的哭声响起,我感到无止境的歉意、和更加无止境的快乐。身体逐渐变得轻盈起来,我仿佛变成了一只挣脱牢笼的鸟儿、展开翠羽向着自由的前路奔去。 


——初遇—— 

故事的源起十分平淡,是说书人都会一笔带过的情节:江南大水之后引发了瘟疫,当地医馆却趁机囤积居奇、大发横财。一个怀着行侠仗义之心的孤苦医女,因为打抱不平、给贫苦病患免费发放山上采来的草药,被医馆的恶霸堵在街头欺凌,周围却无人敢仗义相帮,连刚刚受过救治的人也只是摇头叹息着低下头去。

 

乱世里人命如草芥浮萍,我对自己的结局早就有了预感。虽不想死却也不畏死,即使自尽也绝不愿意受人折辱。我抓着破碎的衣袖,发簪已经逼近了自己的喉头。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剑光闪过,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恶霸们就纷纷抽搐着倒下、捂着鲜血直流的手腕和膝盖大声哀号。一个白衣仗剑的挺拔身影迎风而立:“朝廷建立医馆是为了治病救人,不是让你们趁火打劫。空有一身武力却不去战场上卫国杀敌,欺负一个扶危助困的女子,算什么本事?今日留你们一条狗命,滚回去通知你们医馆赶紧救治那些穷苦的病人。否则的话,休怪我梅石楠刀剑无眼!”

 

那人转过头来,剑眉星目,眼中映着满街的灯火,像一条流光溢彩的河:“姑娘一心为民、行侠仗义,梅某十分佩服!请问姑娘芳名?家人现在何处?我们护送你回去吧。”

 

“我……我叫林镜。家人早已在战乱中离散,一直孤身行医,随遇而安。”也许是后知后觉才顾得上害怕,也许是眼前这两盏灯火太过明亮,也许是因为晚风中飘来的淡淡桂花香,我面对生死关头也不曾颤抖的声音竟然带上了些许紧张。

 

“好名字!‘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清丽雅致,闻之如见空谷幽兰。”

 

“你又知道了?”一位清俊公子小心翼翼地怀抱着一件衣物挤过人群:“你怎么知道是‘静’而不是‘镜’字?也许人家的名字是取自‘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呢?哎哎哎你干嘛?这件衣服是我特地买来送给乐瑶的!”

 

“我妹妹新衣服多得都穿不完,一言兄,你就是太宠她了。”仗剑少年毫不在意地劈手夺过那件翠绿的衣裙,轻轻展开来披在我裸露的肩头:“再说了,乐瑶那丫头喜欢活泼的红色,这件‘翠羽’正适合这位姑娘。你看,穿上后更像一株幽兰了,令人见尔忘俗,你说是不是?”

 

“好好好,怕了你了,赶明儿我再给乐瑶寻访一些新奇的物事就是了,反正我们还要继续游历几个月再回金陵……”

 

我有些恍惚,踌躇良久才迟疑着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这件衣服上精致的刺绣与镶边——竟然用的是珍奇的翠鸟羽毛。夜风微凉,他轻抚过的肩头却如火般滚烫,将我沉寂至今的心火点燃;翠羽轻盈,他送给我的这件衣裙仿佛神话中仙女的羽衣,让我萤火般的卑微生命有了重生的期冀。

 

“姑娘,姑娘?!你还好么?我和一言兄方才打了赌,猜你的名字究竟是哪个字,如果我猜对了,就和你结为兄妹,一起游历江湖。如果猜错了,一言兄就怎么罚我都可以,愿赌服输,哈哈哈哈”

 

在爽朗的笑声里,我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望进对面那双饱含笑意的眼睛,我想,那一刻,我的眼睛里,应该也映着两盏明亮的灯火:

 

“梅大哥猜对了,我叫林静,安静的静。”

 

这一次,我选择了自己的名字,选择了新的人生。

 

在你如星的眼眸里,在这件羽衣织就的苍穹下,我将重生。


一行诗书相思悟,吾心安处是归途--致 阿不 《诗一行》


『蔺晨来的时候,萧景琰正站在城墙上,远远看到他骑着一匹老马,悠悠而来。

仿佛全然不觉城墙上有人眺望,他只是自顾自半念半歌,好不逍遥。

“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

 

传奇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即将在眼前展开的,会是怎样一幅风光旖旎、波澜壮阔的长卷。只知道这寥寥几笔便活灵活现地勾勒出了人物生动的眉眼与周身的气韵,与我深藏在心底的那个形象竟然分毫不差。于是我就这么一头扎进了《诗一行》的世界,跟着阿不的文字行遍万里河山、尝过红尘冷暖,山一程、水一程,哭一程、笑一程,从三月一路走到了六月。踏着初融的冰雪、卷着初绽的樱花而来的《诗一行》,伴着春天踏歌而来,在夏日灼灼盛放。

 

阿不总说她只是一个写故事的人,写她心中一个个家国天下、儿女情长的故事。

 

《诗一行》的故事当然是好看的:故事里有朝堂风云、江湖烟波;有无双智计、弥天陷阱;有金戈铁马、诡谲人心;有侠骨柔肠、万丈豪情……作者以江湖庙堂的争斗为经、以蔺靖二人感情的发展为纬,织就了一幅恢弘画卷。每个小故事既可以独立成篇,又彼此呼应;每个人物既是原创,又成为推动故事情节、渲染人物性格不可缺少的一环。看似庞杂的线索在这生花妙笔下自然铺陈,最后万千溪流汇成江海;看似纷纭的人物像一颗颗由金线串起的珍珠,相互映衬、彼此辉映,最终一起构筑出了一个完整的娑婆世界。

 

《诗一行》又不仅仅是一个好看的故事:它能抚慰人心,更能发人深省。什么是喜欢?什么是坚持?什么是王道?什么是活着的价值?阿不从来不盖棺定论,而是站在一旁,用故事、用人物的经历和结局告诉你:最重要的不是结果,是过程;决定命运的不是环境,是选择。遵从己心、守住本真,用尽全力去拥抱喜欢的一切,倾尽所有去爱值得爱的人,即使历经风霜,也终将得到岁月的温柔补偿。

 

在我心里,对一个讲故事的人来说,最高评价不是她文笔多么美妙、构思多么精巧,而是:“你让笔下的人物活了。”不只是让人相信这些故事真的会在平行世界发生,而是赋予人物以血肉,让他们好像就白衣仗剑、站在我们一步之遥的地方,可以清晰地看到他们如玉的眉眼、触摸到他们嘴角的笑意、跳动的脉搏、温热的呼吸。更有甚者,是让读者自己也仿佛进了诗、入了画,跟着作者笔下的人物一起心跳、一起哭一起笑,在每个角色身上都看见一角自己的影子,或者看见自己想成为的样子,这才是真真切切的让故事活在了读者的心里。

 

阿不是一个说书人,一个织梦者,更是一个破局之人。

 

同人写作,就像戴着镣铐跳舞,人物背景大家都耳熟能详,虽然形象建立起来更加方便,但同样会受到原著角色的限制,怎么样才能尽量切合原著的人物性格,又加入作者自己的情节和思考,确实是一项很考验人的挑战。在阿不的笔下,我总是能从字里行间感到她对这些人物深重的爱意:景琰的风骨、蔺晨的洒脱;花不寻的守护,屈无双的执着;莫惜花的决绝,赵将军的忠烈;静妃的善良通透,靖王妃的无愧无悔……即使是执迷不悟的梁王萧选、妄为棋子的慕容远致,也能听到文字背后作者一声沉重的叹息。人物的本质特点抓得准确,又有充沛的爱意、巧妙的构思和流畅自如的文笔,《诗一行》的故事就这样从原著中生根发芽,不仅以合理的想象填补了原作的留白,还生长出了花繁叶茂的枝丫,让情节更加丰满、人物更加立体。让蔺靖这两个在原著里连同框都没有的人有了合理的相遇、有了相知相恋的必然,还有了生生世世的缱绻纠缠。

 

蔺靖这盘棋,难解之局不仅在于庙堂之高、江湖之远;更在于景琰的责任、蔺晨的随心。

 

有人说蔺靖的悲剧结局是一个必然,因为舍了哪个都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景琰和蔺晨了。可是阿不用《诗一行》告诉我:喜欢,就是可以为对方舍弃心里最重的东西。庙堂之高拦住的是大梁帝王,江湖之远阻隔的是琅琊阁少阁主,是他们各自的身份和责任,但不是景琰和蔺晨这两个活生生的人,因为人会有不同的选择,能够把命运握在自己的手里,书写自己想要的结局。

 

《诗一行》的破局之法还在于置之死地而后生,不死不灭不成佛。

 

蔺晨原本就是个万事从心的人,既然爱了,就爱你的一切:你守护天下,我就守护你,哪怕刀山火海、也要做你的龙骧;哪怕蚀骨之毒,也含笑一饮而尽。虽然知道未来是一条凶途,也几次想带你远走高飞,也但总以玩笑的方式一笔带过。这就是蔺晨原本爱人的方式,不索取不强求。

 

景琰原本是一个把责任看得比一切都重要的人,他为家国天下而活着,唯一能为蔺晨做的就是推开他,所以他小心翼翼地隐藏起自己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渴望,蔺晨给他的每一点温暖他都牢牢刻在心里,用来度过蔺晨离去后的漫漫时光。这是景琰原本爱人的方式,不敢求不愿求。

 

但是一场惊天剧变突然席卷而来,蔺晨中毒记忆全失、生不如死,景琰知晓后痛不欲生、以假死把天下交托给了已经长大的庭生,来到琅琊山寻找蔺晨。这一次,换我为你而活,换我来黑暗中执起你的手、把我们相爱的一幕幕重新来过。

 

这样的景琰和蔺晨也许确实不是原来的那两个人了,可是他们的灵魂没有变,他们变成了更好的自己:蔺晨变得更加完整,他体会到了红尘况味、知晓了情爱深重;景琰变得更加鲜活,他终于可以抛开一切束缚去爱,去亲吻、去向爱人表达自己的满腔爱意。这样涅磐重生的两个人,真是让我心生欢喜,心头满满的暖暖的,嘴角还上翘着,滚烫的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淌下来。真好啊,这就是我心目中的蔺靖,我愿意相信这就是属于他们的结局:春山赏杏花,并辔走天涯,执子之手,至死不渝。


谢谢阿不,谢谢你的《诗一行》,给蔺靖赋予了新的生命,让我每次想起他们来心中就有暖意、有爱、有希望的火光。

 

致《诗一行》中的景琰:一肩承载天下安 平生愿 荐轩辕 ;梦醒惊觉月光寒 相思远 寄河山。



致《诗一行》中的蔺晨:一入红尘相思悟 情丝毒 缘劫渡 ;吾心安处是归途 无你处 无江湖。


 



“ 萧景琰想起自己最初见到这个江湖人,也恰巧是这个时节,冬雪初融,春才露头。

蔺晨坐在初樱之下和林殊谈笑论道,不时朗声大笑,一如今天一样穿着一袭白衣。

虽然相见不过几面,可不知为何,每每见他,心头总是又是无声,又是躁动。”


 @阿不   的《诗一行》,也是这样踏着初融的冬雪、伴着初绽的春樱而来。


我隔着初樱枝头遥望着你的眉眼,就像望见了一整个春天。


不要998,快乐带回家——致 不太92 的《私奔》系列

『明诚没想到明楼是这样的人。

这一幕是他在学校小树林里无意间撞到的。

堂堂学生会会长兼校草明楼和一个女生在小树林……谈分手。

 

“……像你这样的人,”若隐若现的树丛后面,那个漂亮女生声情并茂,感情饱满,跟演话剧似的,“原本就配不上和我在一起。我和别人交往又怎样?既然你不满意,不如我们分手。你的好运已在我同意与你交往的那天用尽……”

后面还有一长串用来阐明明楼注孤生的台词明诚实在听不下去了。他愣愣望向站在女生对面的明楼。

这个人曾在迎新会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举手投足仿佛有流光飞舞,高贵却不傲慢的优雅,沉着而又自信的从容,明诚在那天第一次清晰体会到“人中龙凤”的具体化表现。而同样这个人,此刻却在一个不过徒有其表的女生面前低头狼狈而委屈。

明诚怎么也没想到明楼会露出如此卑微的任人伤害而毫无防备的软弱与受伤姿态。

他再也看不下去。』

 

我也看不下去了,怒发冲冠拍案而起,抓起手机怒刷下拉条,拼着没有wifi费流量也要一探究竟。

然后?然后我就陷入了一个俗套的情景之中:抓着手机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地笑着捶床,一会儿“哦哦哦哦哦”地捧心感叹,一会儿不停地刷新页面怅然若失,一会儿又两眼发亮手舞足蹈……如此循环往复,俨然一个大写的痴汉,舍友的脸上写满了悲悯的两个大字:“要完”。

 

 @不太92 的文有一种魔力,冷静自持的笔触,却能令人笑得跌宕起伏、萌到肝胆俱颤。读她的文,就像在做迪士尼的过山车,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转折在哪里,但你知道永远有惊喜。只管放心大胆地把自己交给她,跟着她上天入海,心跳不停加快。而正当你肾上腺素飙高、恨不得捂嘴尖叫的时候,这趟旅程又嘎然而止、结束得干净利落。


不太92的文有一种魅力,令人捧腹的玩笑背后,总是饱含着深沉的温柔。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调侃,却让人瞬间沉溺、防不胜防。就像一颗颗包裹着酒心巧克力的水果硬糖,初入口,是酸酸甜甜的你来我往打嘴仗,只觉得心情愉悦满室阳光;牙齿轻咬,舌尖尝到一丝巧克力浓醇的香甜,觉得满身疲惫都被这温柔补偿;回味时,才惊觉竟然满口都是馥郁的美酒,唇齿留香。

 

你想知道当学生会会长明楼在校园论坛看到《十年——记学生会会长明楼与V大第一才(feng)子王天风的爱恨情仇》这个帖子的时候,会如何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地报仇雪恨么?让义愤填膺迅速赶来的明诚去揍王天风一顿么?NoNoNo,

『首先,我们也发一个帖子。你这嫌弃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怎么?和我传绯闻委屈你了吗?』

如果你也和明诚一样目瞪口呆,请移步《绯闻大作战》,相信明诚创造了点击量神话的著名热帖《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致走过四季的柴米油盐》能够为你答疑解惑。

 

 

你想知道明诚在发现话剧社社长汪曼春的“恶毒”计划之后,是如何铤而走险、英雄救美的么?

『明诚义正词严:“你的属性和明楼是绝对不匹配的。”

“你的型号才和我师哥绝对不匹配呢!”

 明诚被噎住了。他没想到汪曼春一个小姑娘说起话来能那么不知道害羞。

 他望着对方高傲的背影,心想亏得这个人还是话剧社的社长呢,男人和男人型号也是能匹配的好吧?你居然连这都不知道。

所以说,骄兵必败!』

这篇里还有史上最无辜的“闺蜜”粱萌萌,『明诚半夜把梁仲春叫醒。“为什么你知道那么多关于明楼的事?说,你是不是也对明楼有企图?!”』 

令人捧腹的校园AU《公平起见》绝对不容错过。

 

 

你想知道集最新高科技于一身的人工智能型明楼是什么样子的么?他严密的逻辑怎么样一次次让明诚博士哭笑不得、无话可说?他的一百零八种微笑有着什么样的弧度?又是怎么样一步步让明诚和屏幕外的我们心跳加速?坠入他的温柔陷阱?

『明楼神情自若点头,他观察起明诚来如同观察实验室的小白鼠。“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感动?”

明诚艰难点头,“很感动。谢谢你。”

“你不需要谢谢我,你喜欢我就可以了。”明楼那么告诉明诚。』

这篇文里刚接触人类社会、只有人类三岁智力的人工智能明楼简直是傲娇的极致,腹黑的巅峰,经常把人噎得瞠目结舌;但同时他是又那么温柔,总是能出其不意地用一两句话直戳心口。看看评论里此起彼伏的哭着喊着要买这只“明三岁”的呼声,就知道这篇《私奔》一定值得反复品尝。

 

也许这些文里面没有家国天下、没有爱恨情仇,但她们独特的芬芳足以疗心伤、慰衷肠。太太近期的诚楼小段子基本上都是短篇一发完,10分钟就能刷完一篇。10分钟,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要998,不要888,包您每天笑哈哈!健康快乐带回家!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不太92太太的系列小甜饼,您值得拥有!*^0^*


送给 @汇丰银行231  太太的小礼物,手机壁纸系列第四弹~*^-^*


*RPS warning;   Cry++ warning


刚重温完太太的第一部长篇《恋爱战争》,一头撞上了《爱情电影》。短短的一篇,不长,却让我愣愣地久久回不了神。心脏有个地方在绵绵密密的疼,沉重得像是至尊宝离去的脚步,像是一句无声的叹息。


一生所爱

演唱:卢冠庭

 

从前现在过去了再不来

红红落叶长埋尘土内

开始终结总是没变改

天边的你飘泊白云外

 

苦海翻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

 

情人别后永远再不来(消散的情缘)

无言独坐放眼尘世外(愿来日再续)

鲜花虽会凋谢(只愿)

但会再开(为你)

一生所爱隐约(守候)

在白云外(期待)

 

苦海翻起爱恨

在世间难逃避命运

相亲竟不可接近

或我应该相信是缘份




一个吃瓜群众的自我修养

这几天首页又见风波,波及者众。不太了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有对文字的好恶、缺乏对作者的了解。作为一个吃瓜群众,跳出这件事情本身,只觉得有点遗憾和迷惘,遗憾于本来可以是两个思想先行者引导的一场大讨论,现在逐渐不可免俗地演变成了一场寻常的掐架。

 

凭心而论,对于楼诚这个圈,期待是比其他的要多一些的,期待这里的文字多一些精神与信仰,期待这里的文化多一些思辨与包容。也许这本来就是个矛盾的祈愿,因为爱着楼诚而来的人,大抵心中都燃着热血和豪情,越是有思想的也越有自己的个性和主张。一言不合就硝烟四起,打到最后总是两败俱伤。鲜少留下讨论的理性结论,更多的是掐架的满地狼藉。

 

个人觉得讨论与掐架的区别,不在于辞藻的华丽与否、论述的口才如何,撇去这些表面的浮沫,问题的核心在于辩论的目的——是通过针砭时弊来齐心协力地解决问题,还是证明智商的高下、情商的多寡;区别还在于辩论的终点——是求同存异、去粗取精,还是互不相让、你死我亡。

 

我爱着这个圈子,也从无数美好的文字中吸取过养料、让我受益一生。我敬着这个圈子,希望她百花争鸣、繁花似锦。即使有人离去,也带走一袖花香,回忆起来都是温暖与感激。这是否只是个乌托邦似的痴心妄想?

 

迷惘中翻开《何谓文化》,信手翻到“身上的文化”这一章,觉得冥冥之中似乎真有天意安排,之前几次三番看不下去的文字,今天竟然如一股清流,解了我的渴、安抚了我的焦躁。这里谈到的几点并不只适用于专业人士,而是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因为文化即风骨,是我们行事的本、立命的根。摘抄一二,希望能与同样感到迷惘的朋友们共勉:

 

“这儿所说的文化,都是个体文化,也就是每个人身上的文化。一个人身上要拥有真正的文化,应该不再扮演、不再粘着、必要贮存、必要风范。


1. 不再扮演

 

真正有了文化,就不会再“扮演文化”。这个道理,一听就明白。这真像,真正的功夫高手不会一边走路一边表演拳脚。因此,我们或许可以凭着是否扮演,来猜测真假和深浅。

 

一个真正拥有文化的人,不会扮演“当代名士”。他不会写着半通不通的民国文言,踱着不疾不徐的遗老方步,数着百年文坛的散落残屑,翻着笔迹草率的谁家信笺,又矜持地抖一下宽袖。

 

他也不会扮演“历史脊梁”。不会用嫉妒来冒充正义,用诽谤来展示勇敢,用疯话来显露风骨,顺便再从电视剧中学一点忧郁的眼神,慈祥的笑容。

 

种种扮演,本该很累却居然不累,原因是同道很多,互相观摩。由于势头不小,触目皆是,这倒也树立了一个“反向路标”:避开它们,才有可能找到真文化。

 

当然,文化中也有正常的扮演,那就是在舞台上。擅长于舞台艺术的人最容易识破生活中的扮演,一看便笑,轻轻拍着对方的肩,说一句:“咳,别演了,剧本太老,又在台下。”

 

从事文化,从诚实开始。


2. 不再黏着 


    文化的一大优势,就是宏观。从宏观来看,世界一切都只是局部,都只是暂时。因此,文化的宏观也就成了达观。

 

过去乡村里的农民,只知埋头种地,目光不出二三个村庄。突然有一个游子回来,略知天下,略懂古今,又会讲话,从此村里有事,有了他,大伙就能往大里想。一想,心胸就宽,龃龉就少。这个人,就是村里的“文化人”,或者说,是“身上有文化的人”。

 

    从农村扩大到整个社会,道理一样。文化,让人知道更大的空间,更长的时间,因此不会再囿于鼻尖、作茧自缚。

 

    我们经常会闹的一个误会,是把“专业”当作了“文化”。其实,“专业”以狭小立身,“文化”以广阔为业,“专业”以界线自守,“文化”以交融为本,两者有着不同的方向。当然,也有一些专业行为,突破了局限,靠近了文化。

 

    遗憾的是,很多专业人士陷于一角一隅而拔身不出,还为此沾沾自喜。

 

    我们经常会听到这种嘲笑别人的声音:“听不懂古琴,也不知道昆曲,真是没有文化!”

 

    我不赞成这种嘲笑。文化的天地很大,如果把文化切割成小块还以为是全部,黏着自己倒也罢了,还要强制性地去黏别人,恰恰是丢失了文化的浩荡魂魄。

 

    文化的使命之一,恰恰是给“定位”太死的社会带来自由活力,让每个人的综合天性充分发挥。

 

3. 必要贮存


      前面所说的不再扮演,不再黏着,是做减法。紧接着,我要做一点加法了。 

       一个真正拥有文化的人,为什么可以不扮演、不黏着?是因为“有恃无恐”。那么,他“恃”的是什么呢?

 

       是胸中的贮存。

 

       文化多元,贮存可以各不相同。但是,文化作为一种广泛交流、对话、沟通的纽带,不可以没有共同基元。这种共同基元,也就是文化人的“必要贮存”。

 

       说“必要贮存”,当然是针对着“非必要贮存”。平心而论,多数人身上的文化贮存,实在是太杂、太乱、太多了。

     

       不管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必要贮存”迟早要完成。而且,最后是以欣赏来完成贮存的,使它们渐渐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

 

       这是真正“身上的文化”,比任何最高学历的叠加,还要珍贵。

 

4.  必要风范

 

既有贮存,即非扮演。明乎此,我们就不妨让身上的文化很自然地显现出来,不必隐蔽,不必遮盖。这种出自文化的“必要风范”,可以概括为四点:书卷气,长者风,裁断力,慈爱相。

 

书卷气。书卷气已经不是书卷本身,而是被书卷熏陶出来的一种气质。大致表现为:衣貌整洁,声音温厚,用语干净,逻辑清晰。偶尔在合适的时机引用文化知识和名人名言,反倒是匆匆带过,就像是自家门口的小溪,自然流出。若是引用古语,必须大体能懂,再作一些解释,绝不以硬块示人,以学问炫人。

 

长者风。文化给了我们古今中外,给了我们大哲大美,给了我们极老极新,因此我们远比年龄成熟。身上的文化使我们的躯体变大,大得兼容并包、宽厚体谅,这便是长者风。与一个有文化的人谈话,就是在触摸超越周围的时间和空间,触摸超越自己的历练和智慧,因此觉得可以依靠,可以信赖。长者风的本质,是在倾听之后慢慢寻找解决问题的恰当之道、合适之道,其实也就是中庸之道。长者风让人宽慰,让人舒心,让人开怀。除非,遇到了真正的善恶之分、是非之辨。

 

裁断力。越是温和的长者,越有可能拍案而起。这是因为,文化虽然宽容,却也有严肃的边际,那就是必须与邪恶划清界线。对于大是大非,文化有分辨能力。文化裁断力的表现方式,与法院的裁断并不相同。它没有那种排场,那种仪式,那种权威,那种语言。有时,甚至没有任何语言,只是沉默,只是摇头。它可以快速分辨出什么是谎言,然后背过脸去;它也可以顷刻便知道什么是诽谤,然后以明确的态度表示拒绝。

  

慈爱相。大爱无须争,大慈无须辩,但一旦出现,哪怕是闪烁朦胧、随风明灭,也能立即在最远的地方获得感应,这就是文化横贯于天地之间的终极仪式。古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这里所说的“气”和“华”,没有具体内容,却能让大家发现。可见,它们与众人相关,真所谓“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文化,就是要让这种终极性的慈爱生命化、人格化,变成风范。”

  

最后还是说回这个圈子和这次事件吧。网络世界,人人都有说话的权利,说人容易律己难。

 

楼诚圈,表像是虚拟的二次元,行为言语却是三次元现实的折射。

 

除了大是大非,没有对错,因为立场和阅历有太多不同。除了大奸大邪,没有善恶,因为人无完人金无足赤。除了自己的本心,没有人有权利去判断自己应该怎么做、去裁决这么做是对是错。无论是一时激愤、仗义直言;还是置身事外、埋头躬耕,只要无愧初心,只要无怨无悔。

 

不求这里是一方净土,不奢望人人都睿智和蔼,只希望自己能从榜样中收获力量、从纷争中吸取教训,让自己努力成长为楼诚般坚强挺拔、不忘初心的白杨,不愧与他们的一场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