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白开水加一点蜜糖

【锤茶】Becoming You (4)

[题记]

谢谢你看到我、肯定我、帮助我、陪伴我。

在你温暖的羽翼下,我将重生。




Timothee从来不知道酒精竟然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头痛欲裂,梦里的一切张牙舞爪、光怪陆离:统计课试卷上一个个大写的D;带着粉红假发的自己在女孩的尖叫和男孩的口哨声中念着自己也不懂的台词;不停地试镜,不停地接到委婉的拒绝;那些他极度渴望却求而不得的电影角色;家人朋友担心的表情和欲言又止的目光;Kid Cudi的歌词,手机中写得满满的笔记……他觉得自己就像一条神奈川海浪中的小船,找不到锚点,即将倾覆。

 

“Timmy,是口渴吗?起来喝点水,Timmy?”

 

无意中伸出的手被有力地握住,那种温暖没来由的让人心安,平息了脑海里狂躁的风暴。

 

Timothee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小床上、牢牢地抓着Arime的手,而手的主人正一脸担心的俯身看着自己。一盏台灯是这黑暗夜色里唯一的光源,为男人阳光般的金发打上了一圈温柔的镶边,映照着灯光的蔚蓝双眼像阳光下波光凌凌的海面。

 

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是过敏、还是醉酒的后遗症?剧本上是怎么描写的来着?“感觉雾气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从脚下升起,而我警醒的感官全部不由自主地向他涌去……”

 

“是口渴了吗?Timmy?来,喝点水。醉酒的滋味可不好受。”醇酒般的声音打断了四目交投的相互凝视。一杯温度刚好的热水递了过来,显然Arime一夜未睡,一直守在床边。

 

“哦……咳咳……真抱歉,Arime. 我是喝醉了吗?有没有给你添麻烦?”

 

男人又伸出大手揉了揉Timothee的头发,笑着拿走了空了的水杯:“看来醉得有点厉害啊,竟然跟我这么客气?再说了,这又不是你的错,是你姐和Niki的恶作剧,他们给你的饮料掺了半杯伏特加。竟然给小孩子喝酒,看我明天不收拾他们。”

 

“再重申一遍!我是二十一岁的大人了!”

 

“是是是,我的little Timmy,”明显的敷衍语气,低沉的笑声在胸腔和房间里回荡,好像有金色的粉末随着Arime的话音从他的头发、睫毛和唇边扑簌簌的抖落,四处飞舞。那些看不见的粉末一定有好些落在了自己身上,Timothee暗想,否则怎么又出现了那种过敏般的症状?心悸、眩晕,若有似无的痒。

 

-------------------------------------------------------------

OK,反正喝醉了,就让我对自己诚实一点吧。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眼前男人关注的眼神,让Timothee有点轻飘飘的,很多平日里有意无意忽视的心情此时像酒杯里的气泡一样争先恐后的往外冒。

 

其实这种奇怪的症状早就出现了,而且近期有越演越烈的迹象。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两人初遇时打招呼的第一次握手?第一个拥抱?

是每个白天一起用脚步丈量周围的每一条乡间小路?一起骑着自行车转悠小城里的每一个大街小巷?

是每个夜晚的对台词、分析角色心理?是一起看的每一步电影,无比默契的观后感?

是两人推心置腹的坦诚交谈,谈Arime的家庭和外形给他带来的压力与偏见,谈Timmy成为杰出演员的雄心和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

 

Luca给他们创造了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童话幻境,打造了一个只有两人存在的平行世界。在这里没有任何外界的压力、期待、指责与喧嚣,可以坦诚的打开心扉,交出自己,把人生中那些从来不愿讲或不敢讲的心声,向对方倾诉。

 

而更大的惊喜是,对面的这个人竟然对自己全然的懂得。而且不仅是懂得,是理解、接受,甚至是发自内心的渴慕。

“我这么想是不是有点病态?I’m sick, I know.”

“如果这是病态,我宁愿世界上每个人都这么病态。 I hope everyone is as sick as you are.”

 

这是台词?还是对我说的话?

是对Elio?还是对Timothee?

 

“我真的渴望变成你,我的Timmy。也许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真的是一个奇迹。”

 

也许是这句话,也许是许多个类似时刻的累积,点点微光汇聚成巨大的光束照进了我的世界,驱散了那些恐惧、犹豫和自我怀疑。从此光怪陆离的世界里了一颗不变的恒星,惊涛骇浪里的小船有了不会倾覆的锚。

这个时刻,从我平凡的肉身里竟然生长出了一个全新的生命,这个人有着和我相似的容貌,却有着更温柔、更坚韧、更强大的灵魂。

 

这是新生的Elio、这是全新的Timmy,是另一个我自己。


TBC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