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白开水加一点蜜糖

[锤茶] 纸飞机

我不知道该如何给这份情感下一个明确的定义。

在意大利的小城,在两个月之内,我变得不再是我,可又比之前任何时候更像自己。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中,这样确定的爱,一生中只有一次。




“您还想知道些什么呢?记者小姐?”礼貌的、却浮在表层的微笑,像掩盖着湍流的冰河。嘴角的弧度和微抬的眉眼,一举一动都如精心打磨过的艺术品,无机质的冷、却有着镜头最爱的曲线。“抱歉今天我刚参加完一个重量级的颁奖礼,有些累了,您不介意的话,签名之后我就准备休息了。”

 

“请等一下,女士。你想让我签名的是这张海报?”修长的手轻轻抚过陈旧海报上的两张年轻面孔,仿佛怕动作大了就会惊扰他们的呼吸。“这是十年前的老片子了,没想到还有人记得。”

 

抬头展露的温柔笑颜像春风融解的湖面,给眼前这张完美的面孔注入了生机和活力。虽然发型和气质都变了,但那一霎确实让人觉得看到了海报上明媚的少年。

 

“如果你愿意,请留下来陪我一起看一遍这部老电影吧,就在楼上的私人放映厅。作为交换,我愿意回答你关于这部电影的任何问题,但请不要对外发表,可以吗?”

 

音乐响起,灯光熄灭,整个世界只剩那块方形屏幕里的一切:阳光、蝉鸣,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境。

 

“哦,十年前的我,这表演真是青涩。”嘴角有些俏皮的扬起,凝视大银幕的眼神却带着一点专业的批评和挑剔。“幸运的是,当时的我和Elio一样对即将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天赋?那时没几个人真的相信,我自己都不确定。不说全世界,光我出生的纽约地狱厨房,就有多少真正的艺术家在挣扎着等待机会?  那时的我租着最廉价的公寓,与一个个角色失之交臂,每天都在自我怀疑。哪里知道这部小成本的边缘题材电影会是改变我一生的契机?当时电影投资都没到位,导演Luca跟我说就当是当去意大利度假了,所以我也没什么压力。”

 

屏幕里,一个高大的金发男子正拾阶而下。仰视的拍摄角度,让阳光下的那张面孔越发的熠熠生辉。

 

“是,这是Arime. Oliver的扮演者Arime.Hammer.”一直镇定直视屏幕的双眼好像被强光闪到、有些微微的闪避,大理石般的双手不自觉地在膝上握紧,一贯挺直的肩膀微微前倾,像是突然难以承担某种无形的重量。“抱歉,呃,我想我需要一杯威士忌。”

 

“你还不到饮酒年龄?”拿着酒杯重新落座,神色看起来又恢复了轻松,但无意识握紧酒杯的手指和不自觉绷紧的声线却泄露了秘密。“真是令人羡慕的年纪,和当年的我一样。无知又无畏的年龄,不知道每一份幸运背后,都标注着高昂的价码。”

 

“Arime?他真的是童话世界中的王子,货真价实的。不,不是说他的身材外貌、博物馆和私人飞机,而是他的真诚和童心。‘这样的外形固然宜人,但是真正重要的是来自生活的理解力和激情,是能感动人也能受到感动的细致的心灵’。这才是我们一见如故的原因。”

 

“趣事?确实有不少,毕竟那时候我们两个成天呆在一处,从早到晚。”怀念的神色,眼睛落在屏幕上、却凝视着虚无的某一点,像是透过屏幕在看着一幕幕清晰的画面:“你知道吗?我当时是个急着长大的小屁孩,每天苦恼人生奥秘、思考表演哲学,怕剧组的大人们烦我,常常不自觉地端着。但Arime他不一样,经常拉着我做恶作剧,在背后给Luca起外号、叫他墨索里尼,还惟妙惟肖地模仿他说话。我被他迷住了,天天烦他,虽然他在背台词的时候也会说‘leave me alone’,但从来不会真的不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能一直忍受我。”

 

摇头笑了笑,稍长的卷发掉下来遮住了眉眼,英气的刚硬轮廓显得柔软起来,依稀又是少年摸样。

 

“啊,这个弹钢琴的场景!我当时紧张到几天都睡不着!”盯着屏幕的眼睛映着跳动的光,像花丛中映着月色的萤火。“我为了得到这个角色跟Luca撒谎说我特别会弹琴,还提前赶到意大利集训了一个月,但还是一弹就紧张,手抖,老出错。在房间外面待机的时候,Arime就说石头地板太热,让我站在他的脚上,一边哼着那段旋律一边带着我转圈,还被Luca嘲笑是北极熊和洋娃娃跳舞。说也奇怪,再弹的时候我的手就不抖了,一次过。”

 

“你有过这种感受么?被一个人全然的喜爱、信任和接纳。无论你做什么他都肯定,无论你想什么他都明白,就好像我是一本打开的书。这种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像是之前所有的追寻都是为了这一刻,就像一艘船有了恒定的锚点。”

 

“是啊,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梦一般的时光。如果不找人讲一讲,真的会怀疑那段时光是否真的存在过……抱歉,你介意我吸烟吗?”

 

袅袅的烟雾从修长的指缝中升腾,拿烟的手势隐隐有另一个人的样子。

 

“我?我以前不抽烟,拍完这电影才养成的习惯。是啊,不健康,但是戒不掉。”自嘲般的笑了笑,张口吐出烟雾,微抬头的姿态,像是在期待一个吻。

 

“我那时候太年轻了,只顾着快乐。就像影片里,Oliver在为责任和未来而烦恼,而Elio只凭本能勇往直前、完全没想到快乐背后的风险。那段时间Arime经常会在休息打闹时突然停下来,躲到阁楼去抽烟。其他人都不知道,但我闻得出他的烟味,是个很少见的牌子。对,就是这个,你想来一支么?味道并不好,有点苦,但是我抽惯了,不想换其他牌子的了。”

 

“当时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只是笑着说‘Nothing’,然后在以为我看不见的时候越来越长时间的凝视我,好像我马上就要展翅高飞离他而去一样,可当时的我不懂,还很委屈,因为明明戏里戏外先抽身离开的都是他……”

 

“只有一次,他在我面前露出了难过的表情。那是电影快拍到尾声的时候,他有一阵明显不在状态,跟Luca吵架之后喝醉了,我留在房间里照顾他。他半梦半醒之间跟我说:‘Timmy,我只希望你快乐,哪怕你的快乐不再是因为我。’”

 

长时间的沉默,直到那根香烟被燃尽,星星点点的红俏然熄灭。

 

“你问我们接吻过吗?不,我们之间除了排练和电影里的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都是专业的演员,也有各自需要负责的人生。是电影让我们相遇,也只有电影能把这一切美好变成永恒。”

 

“你问我是否后悔?我已经拥有这一切了,这不是每个人在每段生命中都能遇到的事情。这次相遇让我从无数的碎片变得完整,我变得不再是我,可又比之前任何时候更像自己。无论如何定义,这样的奇迹,一生中只有一次。”

 

“未来?我并没有过多的去设想。事业、感情,其实都像纸叠的飞机,看起来脆弱又渺小,没有人确保它们可以飞多久飞多高,但是只要心怀希翼,努力地往前飞,也许就能看见奇迹。”

 

“This kind of certainty comes once in a lifetime. I’mlucky, and I wouldn’t change a thing.”

 

那个夏天,他们成为了彼此。

无论未来如何变更,这一点永不改变。

他们的生命仅仅在那一起生活的短短几周碰撞纠葛,但他们却跨越世间,抵达时间的世外桃源,获得了那份命中注定的来自神的赐福与馈赠。

他们可以装作视而不见,避之不谈,但他们心里永远明白,

他们找到了彼此的星辰,

这样的机会,一生恐怕只有一次。*

 

*《CallMe by Your Name》剧本旁白


评论(1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