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白开水加一点蜜糖

尺素绘尽相思意 红尘吟作四季歌——致 北歌南唱 的《春夏秋冬》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莫道红尘多歧路,有情皆是好时节。

 

《春风十里》、《夏有凉风》、《秋水长天》、《冬雪无心》是  @北歌南唱 的蔺靖系列文。文笔清新练达、脑洞飞扬跳脱,从贴近原著的江湖庙堂、到古意盎然的神话传说,无不信手拈来、步步生莲。

 

虽然四部都是中篇,但尺素之间已足见其功力,起承转合引人入胜,高潮迭起水到渠成。作者以情为经、辞为纬,诗工轻裁出一方方锦绣天地;以天下为词、相思为曲,浅吟低唱着一首首红尘恋歌。

 

《春风十里》中的景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只在蔺晨面前袒露的脆弱与无助让这个纵情四海、快意江湖的世间最潇洒之人心甘情愿地守在金陵这风云诡谲的牢笼之地,陪景琰守护这一方天下:

 

【蔺晨面上云淡风轻,可说出来的话字字见血。他看天子敛眉不语,到底心里还是不忍落,但又不得不硬起心肠,道:“我能替他护着陛下,但不能替他护着萧景琰。”

 

萧景琰猛然握紧了拳头。

 

只听蔺晨叹一口气,自嘲道:“不是我不愿意,可梅长苏不能护你一辈子,我也不敢说就一定能。只是他还能找着个天下第一的傻子蔺晨,我却不知道再去哪里找下一个傻子了。不然哪天我也不在了,你要怎么办?”】

 

《夏有凉风》将中国古老神话中的司命神兽与原著中的麒麟之才巧妙地融合起来,由命运的翻云覆雨手牵起这一根红线,让本无交集的两人因为刹那交错的因缘际会而生出一段良缘:

 

【萧景琰龙袍金冠,一步步向祭坛上走去。他每走一步,天便愈沉一分,走到半途,竟隐隐有雷光闪现。下跪朝臣中已有窃窃者,萧景琰面不改色,拾级而上,快到尽头时,风雷涌动已到极致,一道闪亮雷光迎头劈下!

 

便在那一瞬间,九天之内突然一声惊啸,一条丈余长的金龙平地而升,直冲那雷光而去!

 

那金龙腾空之时,有什么东西从天上掉落,正摔在萧景琰脚边,发出清脆一声碎响。萧景琰下意识去看,只见地上散着羊脂玉片,依稀看得出是一朵玉梅。

 

——“你是要当皇帝的,如今自然有龙神守着你。”

 

——“我不担心,反正有什么问题,我也要护着你的。”】

 

《秋水长天》里景琰因为受伤魂魄离体,来到梅长苏埋骨的琅琊阁,与阁主蔺晨相遇相知。蔺晨为了保他性命,主动喝下以比翼鸟和连理枝为引的南疆迷药,从此两人寿数相系、死生同命。文中的爱情自然缱绻缠绵,而两人的比武段落也是出乎意料的异常精彩,之后关于舍生取义的一番讨论也振聋发聩、隐隐带有楼诚之风。这样的蔺晨真是令人心折:

 

【蔺晨最后一剑分明已达臻境,乃是大巧不工之极致,周身尽是渊渟岳峙的宗师风范。

 

“你那样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昏招以后不许再用!今天若不是我,你有十条百条命都不够死的!”

 

他手上用力些,那柄玉骨折扇便抵到景琰喉咙上,凉意顺着皮肤一路而下,冷却了方才沸腾的热血:“性命可报于家国,报于父母,报于知音,报于挚爱,你却要将其毁于一时意气,还当这是忠勇无匹?我看分明是愚不可及!”】

 

若说前面几篇中,蔺晨为了景琰倾尽了一生相思、一杯热血、一场生死,虽然震撼但奉献的还是他自身,在《冬雪无心》中的蔺晨为了守护景琰的大梁,违背了古训毅然决然涉身朝堂,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牺牲了他最后一点安身立命的百年基业——琅琊阁。幸运的是,他的景琰一直是值得他如此付出的人,直白的情话竟然也能如此动人:

 

【那人披一件油黑的貂裘,一阶一阶地走上山。他走得很慢,但很稳,像一柄玄色的剑,插在皑白的雪里。

 

他抬头看着目瞪口呆的蔺晨,突地一笑:“怎么,先生不认得我了?”

 

蔺晨似是难以置信,伸手抚去他发上未融的落雪:“你……你怎么来了?”

 

萧景琰握住他手,掌心温热:“山不就我,我只好来就山了——大梁的皇帝在行宫中,而我在这里。”

 

从此霜寒重嶂,山关不青。而蔺晨会在琅琊阁上,耐心地等着每一个严冬来临。】

 

读北歌的这几篇文字,就如同山间品茗,在清风朗月间伴着松涛阵阵、溪水潺潺,那温热的茶汤入口并不激烈灼人,清清淡淡却有着悠长的回甘;又如同欣赏苏州园林,构思精巧浑然天成,亭台楼阁一步一景,引得人一读再读流连忘返。

 

楼诚衍生众多,每一对cp都自成风骨,但我私心里觉得蔺靖是最特别的一个。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使她的儿女情长更加天高海阔,却也更多了一份家国天下的责任与枷锁。蔺晨自在逍遥、江湖放歌,心如明镜却超然世外;景琰百折不挠、矢志不渝,历尽坎坷却无怨无悔。俩人的处世之道其实是道家“出世”和儒家“入世”的典型代表,他们的相遇相知其实本质上是道的交锋与融合。

 

更有趣的是,原著详尽地刻画了萧景琰的经历,却对琅琊阁主蔺晨的生平鲜有提及,给这个尽知天下事的神秘人物留下了一个飘忽无踪的背影,也留给了同人作者们揣度和塑造的空间。虽然蔺靖好文众多,但北歌对蔺晨心理变化的诠释最令我心有戚戚焉:

 

【蔺晨并不知会任何人,孤身自金陵出发,一路上已快两个月。过了霍州,沿着沱江,顺着小灵峡一路而上,品仙露茶,吃辣花生,便像当年同梅长苏许诺的那般,一路游山玩水,踏马而归。

 

然而终究还是不一样了。

 

仙露茶虽清香,总觉得欠了几分甘美。顶针婆婆年纪大了,辣花生便少了滋味。小灵峡的佛光虽是难得一见,可他也看得多了,不过如此。

 

他形单影只,无人作陪,世间万般颜色,便都寡淡起来。】

 

霜天孤寒仙谁要做醉里梦间何寂寞

河山万卷图抵不过故人唇边笑一朵

(引自《隔云端》歌词)

 

也许,这就是我心目中蔺靖最美好的样子:

波澜千重携手共从容,红尘万丈相拥入怀中。

 

你为我把天下镌刻,我为你把幸福雕琢。

 

————————————

感谢北歌南唱,感谢她每篇文前温柔的warning、文后耐心的解析;感谢她把冬之篇的结局从江湖陌路的严霜改成了昭示春天的瑞雪。也期待她的新篇《贪狼》,期待她继续用温柔的笔调给我们述说一个又一个爱的传奇:)


评论(11)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