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白开水加一点蜜糖

人生八苦,惟爱可偿——致青山有鹿的《本体论(略)》

让我们来谈谈爱。

让我们来谈谈生活。

 

读  @青山有鹿  的作品是需要勇气的,不论是之前的《明家七物》《冷酷仙境(略)》还是刚完结的杜霖现代AU《你不懂我夕阳西下的本体论》,因为她不愧于自己戏谑的外号“青山公墓”,主角的身世和遭遇一定会是一个又一个大写的“惨”字,让你恨不得冲进屏幕扼住作者的咽喉使劲摇晃:“这个世界究竟对你做了什么?你说!”

 

但是这一番煎熬又的确是值得的,因为她毕竟是一只温柔又善良的小鹿啊。如果以爱情本身的角度来看,她的作品从来都是Happy ending,因为不管是楼诚还是杜霖,只要找到了彼此就会毫不动摇地一直一直相爱下去,并在各种考验中使这份爱意越发浓烈,直至刻入骨髓。即使肉身湮灭,灵魂也会紧紧缠绕、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生死相随。

 

就像陈奕迅的《苦瓜》中唱道:

“开始时捱一些苦 栽种绝处的花

幸得艰辛的引路甜蜜不致太寡”

 

先说文中的岁月如霜。

 

佛曰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老杜父母双亡身世飘零;一霖遭受不白之冤前途晦暗不明;董阿姨半生坎坷又突遭巨变;刘蛋蛋遇人不淑心灰意冷……命运多舛又天灾人祸,基本上把这八苦囊括了个干干净净。让我一度读得情绪低落,甚至埋怨过作者是否为虐而虐,并认真地想过离开、等撒糖了再回来。而且我也很好奇,写作其实是一件极其私人又艰辛的事情,需要把隐秘的内心世界完全坦诚出来,把自己最柔软最不可触碰的部分反复揉搓,才能酿成那一点点呈现给作者的琼浆。这个虐的过程,一定是作者先自己尝过,才能让读者身临其境。听说很多作者在创作过程中哭到不能自己,伤情伤身。既然现实已如苦海难渡,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一条也许吃力不讨好的路呢?值得么?

 

或者说,文中的每个人都有放弃的理由,生活已经如此艰难,自甘堕落又有什么不可以?那些仗势欺人的坏蛋、那些糟蹋真心的人渣,不也活得自在逍遥?如果天地不仁,我们还为什么要挣扎?

 

有鹿说,因为我们活着,因为我们有爱呀。

 

老杜没有放弃,反而更生机勃发的活着找寻着,才能遇到一霖,遇到他生命中的春天,甚至还收获了最温柔的家人;

一霖没有放弃,老杜是他的软肋也是他的盔甲,帮助他找到了真正的自己,终于可以在阳光下与爱人尽情欢笑;

董妈妈没有放弃,她倾尽心力培养了一霖,却又以更大的坚强和善意去容纳了一霖爱着的老杜,终于看到了一个笑容更加灿烂的儿子,也收获了自己的幸福;

刘蛋蛋没有放弃,她选择了勇敢地相信爱情,给了李清江一个机会,也给了自己一个成全,终于收获到最圆满的幸福。

 

虽然我们都是读着唯物主义长大的,但是读有鹿的文,我相信心的力量,我相信爱是一种信仰。对生活的爱、对家人的爱、对世间所有美好的爱,是支撑我们走下去的力量。或许过程艰险,但为了那朵花的芬芳,我们甘之如饴。

 

生活是心灵的倒影。即使“一年三百六十日、刀霜剑严相逼”,只要你坚信爱的存在,不放弃对幸福的追求,就一定能找到生命的春天。

 

就像纪伯伦在《先知.论爱》中所说:

“ 当爱向你召唤的时候,跟随她,虽然道阻且长。

  当爱用羽翼环抱你的时候,依从她,虽然那藏在羽翮中间的剑刃也许会伤害你。

  当爱对你说话的时候,信任她,虽然她的声音也许会把你们的梦魂击碎,如同北风吹荒了林园。

  

  假如你在你的疑惧中,只寻求爱的和平与逸乐,

  那不如掩盖你的裸露,而躲过爱的筛打,

  而走入那没有季候的世界,在那里你将快乐,却不是尽情欢笑;你将哭泣,却没有流干眼泪。

  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或许也可以这么说,没有爱,就不算真正的活着。

 

看文的时候,嘻嘻哈哈乐一乐借以忘记现实烦扰、自然轻松惬意;如山间品茗般、共三五好友聊一聊古今轶事,赏一赏风花雪月江湖恩仇,也可遥襟甫畅、逸兴遄飞;而读有鹿的《本体论》,也许是无法太轻松的,因为她笔下的人物和事件就发生在你我身边,容不得我们隔山观火般逍遥事外;但正因如此又如此亲切,看着文中的你我在逆境中仍不忘本心,在最萧索处终能峰回路转感到春天的暖意,那狭缝中的一米阳光就真真切切地从文中照耀到了自己心上。

 

“真想不到当初我们也讨厌吃苦瓜

当睇清世间所有定理又何用再怕

珍惜淡定的心境 苦过后更加清

万般过去亦无味但有领会留下

 

今天先记得听过人说这叫半生瓜

那意味著它的美年轻不会洞察吗

到大悟大彻将一切都升华

这一秒坐拥晚霞

我共你觉得苦也不太差”

 

人生八苦,惟爱永恒。

岁月如霜,惟爱可偿。

 

鞠躬感谢勤劳又认真、温柔又可爱的有鹿,期待在下一篇再见~*^0^*


评论(1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