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白开水加一点蜜糖

不要998,快乐带回家——致 不太92 的《私奔》系列

『明诚没想到明楼是这样的人。

这一幕是他在学校小树林里无意间撞到的。

堂堂学生会会长兼校草明楼和一个女生在小树林……谈分手。

 

“……像你这样的人,”若隐若现的树丛后面,那个漂亮女生声情并茂,感情饱满,跟演话剧似的,“原本就配不上和我在一起。我和别人交往又怎样?既然你不满意,不如我们分手。你的好运已在我同意与你交往的那天用尽……”

后面还有一长串用来阐明明楼注孤生的台词明诚实在听不下去了。他愣愣望向站在女生对面的明楼。

这个人曾在迎新会上作为学生代表发言,举手投足仿佛有流光飞舞,高贵却不傲慢的优雅,沉着而又自信的从容,明诚在那天第一次清晰体会到“人中龙凤”的具体化表现。而同样这个人,此刻却在一个不过徒有其表的女生面前低头狼狈而委屈。

明诚怎么也没想到明楼会露出如此卑微的任人伤害而毫无防备的软弱与受伤姿态。

他再也看不下去。』

 

我也看不下去了,怒发冲冠拍案而起,抓起手机怒刷下拉条,拼着没有wifi费流量也要一探究竟。

然后?然后我就陷入了一个俗套的情景之中:抓着手机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地笑着捶床,一会儿“哦哦哦哦哦”地捧心感叹,一会儿不停地刷新页面怅然若失,一会儿又两眼发亮手舞足蹈……如此循环往复,俨然一个大写的痴汉,舍友的脸上写满了悲悯的两个大字:“要完”。

 

 @不太92 的文有一种魔力,冷静自持的笔触,却能令人笑得跌宕起伏、萌到肝胆俱颤。读她的文,就像在做迪士尼的过山车,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转折在哪里,但你知道永远有惊喜。只管放心大胆地把自己交给她,跟着她上天入海,心跳不停加快。而正当你肾上腺素飙高、恨不得捂嘴尖叫的时候,这趟旅程又嘎然而止、结束得干净利落。


不太92的文有一种魅力,令人捧腹的玩笑背后,总是饱含着深沉的温柔。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调侃,却让人瞬间沉溺、防不胜防。就像一颗颗包裹着酒心巧克力的水果硬糖,初入口,是酸酸甜甜的你来我往打嘴仗,只觉得心情愉悦满室阳光;牙齿轻咬,舌尖尝到一丝巧克力浓醇的香甜,觉得满身疲惫都被这温柔补偿;回味时,才惊觉竟然满口都是馥郁的美酒,唇齿留香。

 

你想知道当学生会会长明楼在校园论坛看到《十年——记学生会会长明楼与V大第一才(feng)子王天风的爱恨情仇》这个帖子的时候,会如何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地报仇雪恨么?让义愤填膺迅速赶来的明诚去揍王天风一顿么?NoNoNo,

『首先,我们也发一个帖子。你这嫌弃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怎么?和我传绯闻委屈你了吗?』

如果你也和明诚一样目瞪口呆,请移步《绯闻大作战》,相信明诚创造了点击量神话的著名热帖《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致走过四季的柴米油盐》能够为你答疑解惑。

 

 

你想知道明诚在发现话剧社社长汪曼春的“恶毒”计划之后,是如何铤而走险、英雄救美的么?

『明诚义正词严:“你的属性和明楼是绝对不匹配的。”

“你的型号才和我师哥绝对不匹配呢!”

 明诚被噎住了。他没想到汪曼春一个小姑娘说起话来能那么不知道害羞。

 他望着对方高傲的背影,心想亏得这个人还是话剧社的社长呢,男人和男人型号也是能匹配的好吧?你居然连这都不知道。

所以说,骄兵必败!』

这篇里还有史上最无辜的“闺蜜”粱萌萌,『明诚半夜把梁仲春叫醒。“为什么你知道那么多关于明楼的事?说,你是不是也对明楼有企图?!”』 

令人捧腹的校园AU《公平起见》绝对不容错过。

 

 

你想知道集最新高科技于一身的人工智能型明楼是什么样子的么?他严密的逻辑怎么样一次次让明诚博士哭笑不得、无话可说?他的一百零八种微笑有着什么样的弧度?又是怎么样一步步让明诚和屏幕外的我们心跳加速?坠入他的温柔陷阱?

『明楼神情自若点头,他观察起明诚来如同观察实验室的小白鼠。“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感动?”

明诚艰难点头,“很感动。谢谢你。”

“你不需要谢谢我,你喜欢我就可以了。”明楼那么告诉明诚。』

这篇文里刚接触人类社会、只有人类三岁智力的人工智能明楼简直是傲娇的极致,腹黑的巅峰,经常把人噎得瞠目结舌;但同时他是又那么温柔,总是能出其不意地用一两句话直戳心口。看看评论里此起彼伏的哭着喊着要买这只“明三岁”的呼声,就知道这篇《私奔》一定值得反复品尝。

 

也许这些文里面没有家国天下、没有爱恨情仇,但她们独特的芬芳足以疗心伤、慰衷肠。太太近期的诚楼小段子基本上都是短篇一发完,10分钟就能刷完一篇。10分钟,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不要998,不要888,包您每天笑哈哈!健康快乐带回家!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不太92太太的系列小甜饼,您值得拥有!*^0^*


评论(6)

热度(37)

  1. 不太92幸福是白开水加一点蜜糖 转载了此文字
    厚脸皮的自己转过来(*^__^*)  说起来作为曾经在冷圈坚持很久最后还是因为太冷前后爬走了两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