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白开水加一点蜜糖

且歌且行,莫失莫忘

* 我有特殊而笨拙的表白技巧......《诗一行》的同人,从静妃的视角看蔺靖,脑洞小,文笔糙,更新慢......主要作用还是用来表白 @阿不 ,表白她笔下每一个可敬可爱的角色,期待她那么长那么长的番外*^-^*

* 爱楼诚爱蔺靖,坚持用文评代替掐架,用产出守护家园,希望爱着的大家都开心起来。人在,心在,爱就在*^0^*


一、静水绕青山 芷萝望苍楠

 

我叫林静,是一个连名字都安静的人。

 

从我换上繁缛宫装的那天起,从我踏进这厚重宫墙的那一刻开始,林静这个名字就逐渐被人遗忘了,取而代之的是静嫔、静妃、静太后……我是当今大梁天子萧景琰的母亲,是他历经波折时支撑的双手和休憩的港湾,是大家口口相传的贤良淑德的典范,是这个金雕玉砌的鸟笼中一只世人皆知却无人能懂的无名鸟。

 

今夜大雪纷飞,天地间一片安静的素白,是一个适合告别的日子。我用尽最后的气力,拍拍景琰依依不舍的手、笑着看过环伺在床边满眼悲戚的一张张熟悉的脸:庭生、雪珠、高湛、红钗……上天垂怜,让我亲眼看到赤焰冤案昭雪、大梁国富民强、庭生长大娶妻建功立业……除了在我最牵挂的景琰身边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身影,这一生,我已经了无遗憾。

 

“静太后,时辰不早了,咱们这就上路吧。”鬼差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手虚虚一指,眼前便凭空出现了一条路,两边开着灿烂的红花、如火如荼。

 

“有劳了。”我微微点头致意,向前迈步行去。身后有悲戚的哭声响起,我感到无止境的歉意、和更加无止境的快乐。身体逐渐变得轻盈起来,我仿佛变成了一只挣脱牢笼的鸟儿、展开翠羽向着自由的前路奔去。 


——初遇—— 

故事的源起十分平淡,是说书人都会一笔带过的情节:江南大水之后引发了瘟疫,当地医馆却趁机囤积居奇、大发横财。一个怀着行侠仗义之心的孤苦医女,因为打抱不平、给贫苦病患免费发放山上采来的草药,被医馆的恶霸堵在街头欺凌,周围却无人敢仗义相帮,连刚刚受过救治的人也只是摇头叹息着低下头去。

 

乱世里人命如草芥浮萍,我对自己的结局早就有了预感。虽不想死却也不畏死,即使自尽也绝不愿意受人折辱。我抓着破碎的衣袖,发簪已经逼近了自己的喉头。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剑光闪过,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恶霸们就纷纷抽搐着倒下、捂着鲜血直流的手腕和膝盖大声哀号。一个白衣仗剑的挺拔身影迎风而立:“朝廷建立医馆是为了治病救人,不是让你们趁火打劫。空有一身武力却不去战场上卫国杀敌,欺负一个扶危助困的女子,算什么本事?今日留你们一条狗命,滚回去通知你们医馆赶紧救治那些穷苦的病人。否则的话,休怪我梅石楠刀剑无眼!”

 

那人转过头来,剑眉星目,眼中映着满街的灯火,像一条流光溢彩的河:“姑娘一心为民、行侠仗义,梅某十分佩服!请问姑娘芳名?家人现在何处?我们护送你回去吧。”

 

“我……我叫林镜。家人早已在战乱中离散,一直孤身行医,随遇而安。”也许是后知后觉才顾得上害怕,也许是眼前这两盏灯火太过明亮,也许是因为晚风中飘来的淡淡桂花香,我面对生死关头也不曾颤抖的声音竟然带上了些许紧张。

 

“好名字!‘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清丽雅致,闻之如见空谷幽兰。”

 

“你又知道了?”一位清俊公子小心翼翼地怀抱着一件衣物挤过人群:“你怎么知道是‘静’而不是‘镜’字?也许人家的名字是取自‘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呢?哎哎哎你干嘛?这件衣服是我特地买来送给乐瑶的!”

 

“我妹妹新衣服多得都穿不完,一言兄,你就是太宠她了。”仗剑少年毫不在意地劈手夺过那件翠绿的衣裙,轻轻展开来披在我裸露的肩头:“再说了,乐瑶那丫头喜欢活泼的红色,这件‘翠羽’正适合这位姑娘。你看,穿上后更像一株幽兰了,令人见尔忘俗,你说是不是?”

 

“好好好,怕了你了,赶明儿我再给乐瑶寻访一些新奇的物事就是了,反正我们还要继续游历几个月再回金陵……”

 

我有些恍惚,踌躇良久才迟疑着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这件衣服上精致的刺绣与镶边——竟然用的是珍奇的翠鸟羽毛。夜风微凉,他轻抚过的肩头却如火般滚烫,将我沉寂至今的心火点燃;翠羽轻盈,他送给我的这件衣裙仿佛神话中仙女的羽衣,让我萤火般的卑微生命有了重生的期冀。

 

“姑娘,姑娘?!你还好么?我和一言兄方才打了赌,猜你的名字究竟是哪个字,如果我猜对了,就和你结为兄妹,一起游历江湖。如果猜错了,一言兄就怎么罚我都可以,愿赌服输,哈哈哈哈”

 

在爽朗的笑声里,我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望进对面那双饱含笑意的眼睛,我想,那一刻,我的眼睛里,应该也映着两盏明亮的灯火:

 

“梅大哥猜对了,我叫林静,安静的静。”

 

这一次,我选择了自己的名字,选择了新的人生。

 

在你如星的眼眸里,在这件羽衣织就的苍穹下,我将重生。


评论(2)

热度(29)